All paintings in this site by courtesy
of Mr. Marco Szeto, the painter.
All Rights Reserved.
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are interested
in the works of Mr. Marco Szeto


© www.kick.com.hk All Rights Reserved
澳門淺嘗
飲者當知其趣

(原載於香港《號外雜誌》,2000年1月)
Evelyn Chan

數月前,《號外》做了一個澳門特輯,給了澳門一個全新的演繹 ── 就是除了博彩活動之外,澳門其實很美。因為她寧靜、休閒;因為她沒有太濃的商業味道,仍然保持小鎮風情;她的南歐風格,在亞洲區更可謂絕無僅有。

所謂EAST MEETS WEST的文化融合,澳門在這方面更勝香港。這當然跟葡萄牙人和英國人不同的管治方式有關:香港幾乎全盤西化,而澳門卻真正做到東西文化交流;結果如何,其實各有得失,難作比較。

澳門是要淺嘗的,有很多地方有待旅人自家發掘。

跟我和我丈夫相熟的朋友都知道,我們在澳門黑沙海灘旁有一個小單位;我們樂此不疲的邀請朋友到那邊小住一、兩天,度周末。久而久之,他們也喜愛上了澳門。正如《壹周刊》的記者朋友說:「回歸前往澳門一遊,重新發現她的嫵媚,恬靜的公園、神聖的教堂、莊嚴的廟宇、南歐小鎮的優悠,還有水準超班又價錢公道的道地美食,你再也沒有理由不過大海一遊。」

真的,過了大海,是另一遍天地。要找個理由過去?不如考慮今年的情人節在澳門過。

澳門有時候勝在人口不多,不會踫口踫面都是為口奔馳的面孔,於是可以悠閒踱步,其實也是浪漫的一種。而澳門的飲食,除了人所共知美味便宜之外,她還有不少充滿歐洲格調的露天茶座,和氣氛挺浪漫的餐廳。

有點被遺忘的感覺,卻正是這些食肆吸引人的地方。

比黑沙的法蘭度(FERNANDO)還要遠的,有一家美麗華餐廳,可以從黑沙海灘漫步過去,約15至20分鐘。在那裡,面向一望無際的大海,吃葡國燒烤,喝SANGRIA,可能茫然相對,但「飲者當知其趣」(鄭愁予,六月夜飲)。

陽光照耀下來,棕櫚樹在微風中沙沙作聲,波浪捲上沙岸,你坐在布篷下,喝著冰凍的白酒,吃著TUSCANY的PIZZA AND PASTA......,這裡不是意大利,是澳門竹灣沙灘的斜塔餐廳(LA TORRE);還有,還有位在路環郊野公園內的金龍園林餐廳(BALICHAO)。餐廳靜靜的佇立在小山丘上,不作任何招徠,只待有緣者發現。你明白嗎?這就是澳門:你來了,我會很熱情的招待你;你不來,我的生活還是會繼續。

於是,澳門就在旁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下,發展了她的一套飲食文化和經營方式。我曾經打趣的問一位在澳門工作的朋友,問她澳門有哪間餐館需要排隊進入?她淡然的說,澳門人不會為了吃而排隊的,好的餐廳多的是。說來也是真的,我和我丈夫每一趟到澳門,隨便走進一家餐館,水準都有保證。當然,我們還是有一些心水店子的:

位於氹仔,在舊澳氹大橋橋口的峰景餐廳(BEE VEE),透過落地玻璃,可以欣賞大橋景色和澳門的夜景。

位於路環水鴨街的嘉和餐廳(CACAROLA),在中國式村屋內享用正宗葡國菜,悠悠然然的,是極高的享受。

在澳門南灣街的陸軍俱樂部,建於1870年,以歐洲古典風格取勝。如果不是經常遊澳門,這裡必定要一試。

位於崗頂的利安(LEON),是最近的新發現,餐廳最初的股東還包括澳門特首何厚鏵,食品水準有保證,賣的是道地MACANESE CUISINE。

住在氹仔的朋友推介官也街的大東飯店,住家式的中菜餐館,其貌不揚,不過這裡的豉油雞可能是全港澳最精彩的。

在澳門板章堂巷的九如坊(PLATAO)葡國餐廳,門前有露天咖啡座,晚上在這裡用餐,光是氣氛已值回五十分。

有關澳門的飲食,一次過說不完,每一趟到澳門都有新發現,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體會。我有一位女朋友,她跟本就不當澳門是另一個地方,興緻來了,下班後會到澳門晚膳,跟去南丫島或長洲,其實分別不大。她大概很明白澳門,也懂得享受淺嘗澳門的樂趣。(完)



back..



About Kafka


About Inca








Powered by Creasant Digital